世界趨勢 日本動向 - Japan and World Trends 本网页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同时使用日、英、中、俄语进行交流的网页。世界局势瞬息万变,世界各地人们的感受和心情也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化•••通过本网页,您将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各种信息,同时可以及时发表您的意见。
JapaneseEnglishRussian

世界文明


2018年10月11日

世界新纳粹主义联盟诞生?

"世界新纳粹主义(neo-Nazism)联盟"诞生?

马克思曾经在"共产党宣言"里写道:"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这个说法用在如今可谓恰如其分,欧洲,甚至连美国,都有极右、新纳粹主义的幽灵在徘徊。虽然他们还只是星星点点、零零散散。

8月27日,原东德城市开姆尼斯(Chemnitz)---东德时代的卡尔马克思城(Karl Marx Stadt)---行希特勒举手礼,高喊着"外国人滚出去"的新纳粹主义年轻人和反对者发生冲突,造成多人受伤。德国叫嚣反移民的极右势力"德国选择党(AfD)"上升势头迅猛,在去年9月的大选中夺得12.6%的选票。在一直以来标榜沉稳和自由化的瑞典,高举反移民大旗的瑞典民主党也在今年9月9日的全国议会选举中保持了第三大党的势头。去年4月美国南部老城夏罗兹维尔爆发骚乱,白人至上主义的极右翼分子集会,并与反对势力发生冲突,造成三人死亡的惨剧。而俄罗斯由于当局的高压态势而有所减弱,但反移民、白人至上主义的极右翼势力依旧根深蒂固。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有人暗中花钱操纵所致?或是全世界白人发起的叛乱?"极右翼势力"会不会在某个国家夺取政权?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一旦真的夺权又会怎样?
极右翼势力风头之劲,在欧洲尤为醒目。所谓极右,其实定义也是众说纷纭。主张以暴力推翻一切的特点和极左颇为相似,但极右的纳粹主义亲和度更高,反穆斯林反犹太人等其他族群的倾向更极端。欧洲除了上述德国、瑞典以外,法国的"国民阵线",甚至一路高歌猛进,逼近权力巅峰。在意大利,隶属极右的"联盟党"获得17.37%的选票,在议会占有126个议席,被认为是组建联合内阁的最有力候选。

荷兰反移民疑欧的右派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在去年3月的全国大选中刚刚夺下第一大党之座,奥地利去年10月的大选中反移民的极右自由党一跃成为第二大政党,与中右保守派政党人民党组建了联合政府。一直以来被誉富有稳健、合理精神的北欧各国,亦与瑞典比肩,芬兰、挪威、丹麦的反移民民粹主义政党接二连三跃升为议会新锐,有些甚至已经挤进联合政府。

而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等前苏联圈的欧盟各国,四处撒钱、权威主义---可算是苏式共产党留下的基因---政党已经夺取政权,公然标榜反移民政策。和欧盟委员会之间每每因这种权威主义式统治而僵持不下。
这些不同势力的主张和支持阶层也不尽相同。首先是欧洲各国青年人口的失业问题长期存在,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中风靡理想主义式极左,普通人则更容易受到暴力排外主义,即极右思想倾向的影响。

极右抬头的另一个背景因素源自近年来欧洲针对移民和难民不断增加并且貌似已经超越临界点的反感情绪。甚至连瑞典和丹麦,来自中东各国的移民及其后代的比例都已经占到了总人口的10%,城市地区的比例更是远高于此。近代以来强烈的个人主义思维在西欧不断发展,对于这里的白人来说,与个人权益相比更重视集体和宗教戒律的中东各民族,足以成为引发反感的存在。国土逐渐被侵食,文化不断被改变的恐惧感令人不能自已。

如今这些极右翼政党的主张还仅限于反移民,且尚未掌握欧洲各国政治的实权(意大利和奥地利除外),但1917年10月(旧历),俄国的布尔什维克仅靠数十名武装力量,在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下夺取政权,取消议会建立了极权制度。1932年德国在民主的魏玛宪法下举行的国会大选中,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纳粹党)获得超过37%的选票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希特勒获委任总理,并借由翌年3月离奇的国会纵火案夺取绝对大权,走向了残酷的独裁体制。

当然,此等事态在今天某个发达的民主主义国家重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却也并非全无疑虑。而俄罗斯政府、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活动家竟然也在加强和欧洲极右势力的联合。前苏联开展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试图在全球掀起共产主义革命大潮,如今的俄罗斯,意识形态已经改头换面,从原来的共产主义回归帝国主义时代的国粹主义,不断强化与全世界,特别是欧洲极右政党的合作。世界右翼政党汇聚的集会时常在俄罗斯举行,法国国民连盟(前国民阵线)党首勒庞等人还获得了来自俄罗斯的银行贷款。

美国一直都在向全世界"输出"民主主义,策划各种推翻非民主国家政权的"政权更迭(regime change)"活动,特朗普上台后则开始摆出一副要"输出"极右运动的架势。2016年总统大选时,纽约的特朗普大厦就不断有法国的勒庞党首等人被目击出入其间,美国的极右势力"另类右翼(Alt-right)"及其成员史蒂夫・班农(特朗普总统的前竞选顾问)等动作更是频繁引人瞩目。班农去年12月曾经访日,今年7月又在布鲁塞尔组建财团,公然声称要为欧洲各国的右翼政党提供支持。想必是要和德国的极右势力合谋牵制默克尔政权,阻止其与美国特朗普对抗,抑或是试图瓦解作为德国后盾力量的欧盟。

美国的极右不只班农一家。在俄罗斯举行的极右团体会议上,来自美国的National Policy Institute(全国政策研究所)等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的大名亦赫然在列。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白人至上主义、或者该叫做种族歧视的痼疾再次抬头,并且和俄罗斯"琴瑟共鸣"。

日本如何?

日本自战败以来,所谓右翼一直没有形成太大的气候。主要原因是由于战败后国粹主义受到美国占领军的压制,大多数国民开始赞成反战和和平主义观念。要说日本传统右翼得以复活,大概要到未来社会舆论中反美情绪高涨的时候才有可能吧。因为如今的右翼仅仅针对中国和俄罗斯,对于美国毫无批判之辞,根本不可能真正煽动舆论的情绪。

不过,虽然欧美的白人至上主义或反移民之流几乎不会在海外袭击日本人,但日本人也切忌像当初在冷战中被冠以所谓"名誉白人"名号那样信以为真沾沾自喜,对于极端种族主义还是应该坚持批判的立场(同时勿忘自戒自律)。

发表意见





引用

本路径的引用网页:
http://www.japan-world-trends.com/cgi-bin/mtja/mt-tb.cgi/3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