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趨勢 日本動向 - Japan and World Trends 本网页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同时使用日、英、中、俄语进行交流的网页。世界局势瞬息万变,世界各地人们的感受和心情也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化•••通过本网页,您将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各种信息,同时可以及时发表您的意见。
JapaneseEnglishRussian

世界的新倾向


2017年2月14日

那位弗朗西斯 福山称美国已经成为失败国家

要说弗朗西斯·福山,就是那位以1992年苏联解体后出版 "历史的终结"(认为自由民主主义因苏联解体而获得全球性胜利,世界史的进步也因此而达到巅峰)而名扬天下的日裔美国学者。

过去的福山,理想是在全世界普及自由民主主义,被认为是所谓"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学派的学者,特朗普当选后,他在去年12月的Prospect(展望)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颇有刺激性的文章--《失败国家:美国(America: the Failed State)》,感叹曾几何时被认为已经取得全球性胜利的自由民主主义,如今却开始在它的根据地美国衰变。他是这么写的。

1)在最坏的情形下,特朗普可能使美国失去全球领导地位,使1950年代以来美国耗费大量心血铸就的自由世界分崩离析。特朗普牌民族主义的胜出,可谓是与土耳其、匈牙利等国家中威权主义的上升势头相映成趣。他们都在威胁个人自由。
特朗普的胜利,体现了美国社会的内部变化。

2)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一手酿就危机的精英们的权威受到质疑,而由此不断拉大的收入差距又令不公正感变得愈发强烈。这个时期,美国军事力量的界限在伊拉克曝光,而中国则以购买力平价计算方式终结了美国的最大经济体地位。国民对此不满和不安,特朗普恰恰戳中了这个痛点,声称将令美国再度伟大。但他高举的并非自由与民主主义旗帜,而是一切为了美国的自我中心主义。
下面我们就来逐一剥开导致今日美国乱像的原因。

○决策的障碍(elite capture and vetocracy(精英捕获与否决制))
根本的问题源于美国社会的特质,如今的美国社会,种族、宗教和文化等高度多元,他们都有强烈的自我主张,超越党派之争携手合作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坐拥财富的群体通过游说等控制着议会,随意践踏普通百姓的利益。特别是那些众议院议员,他们每两年就要为连任打拼,募集资金成了他们念兹在兹的第一要务,才会有诸如民主党背后的赌王谢尔顿·安德森(Sheldon Adelson)和共和党背后的科赫(Koch)兄弟等等不断攀升的影响力。
不同于欧洲的议会民主制,美国的政治体制将权力广泛分散于三权的相互竞争与制约之间,这就是我所称的"否决制(vetocracy)"。对于民主主义来说这并非坏事,但同时也使决策陷入麻痹困顿。联邦预算无法在常规状态下获得通过,这一局面已经持续十年以上,甚至在2013年造成政府完全停摆,不得不一度关门停业。
再看税制,美国企业税率高举世界之首,税法典的免税和补贴目录晦涩难解,竟多达一千页。如果能无视这些历经妥协建立的例外措施,统一削减企业税率,至少能够鼓励美国企业将藏于海外的两万亿美元资金带回国内使用。

○不平等与阶级差距
过去的十年时间里不平等在不断加剧。通常谈到不平等,我们脑海里浮现的总是城市里的非裔美国人,实际上年长的白人工人阶层也在饱受近三十年来持续不断的去工业化之苦。所以这个社会分裂不再是种族,而是存在于阶级之间,由受教育水平决定。

○信息操纵横行
互联网的确令信息的获取更便捷,但同时也使众多出于邪恶目的,经过歪曲和操纵的信息泛滥于世。世界上最擅长操纵信息的就是普京的俄罗斯。而特朗普声称奥巴马根本不是在美国出生的等等谎话连篇,却不曾为这些公然的谎言买单。他恰恰是靠炒作从《国民问询者》(National Enquirer)之类的杂志上读到的八卦,无端质疑FRB(美联储)和FBI等机构的公正性来吸引人们的眼球。

○国内正负两重天
议会在共和党的掌控之下,和奥巴马时代相比,特朗普更有机会顺利推动他的政策。但与此同时,共和党内部也分化成两派,期待控制社会保障开支,主张全球化和经济开放的众议院议长瑞安一派,而另一派支持特朗普的工人阶级,则有着完全相反的诉求。二者将在编制首份预算时开始遭遇战,很有可能这些领域因为最差劲选择的组合而两败俱伤,富裕阶层收获大规模减税,奥巴马医改则遭到削减。而这一切兼具了经济上的保护主义和过火的种族偏执政策特色。

○特朗普的不可预测
作为一个善于交易的成功商人,特朗普有其极其现实主义的一面,而另一面则是作为立场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一旦认准谁是"坏蛋"就会像"战斗鸡"一样冲出去(extremist)。如果上任后特朗普的另一面胜出,和WTO、联合国之间想必会有一番恶战吧。

○战后世界秩序的解体
特朗普的胜选,源于困顿失调的政治体制和工人阶级对于困境的不满。但是,他真的能够处理这两大问题吗?他号称将重新开始贸易谈判和限制移民,以保护工人阶级的利益。但实际上这很可能招致其他国家的报复,引发类似1930年代的全球性螺旋式下降(global spiral)。
特朗普是首位对美国推动民主主义世界秩序完全无动于衷的总统。奥巴马治下,美国在世界扮演的角色已经大幅弱化,国民对此的担忧也是特朗普得以当选的原因之一,但结果却可能进一步加剧奥巴马时代美国的衰落趋势。

○保守当权派与大众的斗争
他的胜选,敲定了全世界向民粹主义转向的趋势。这是大众对于在"自由不会止步于国境"的标语下走到今天的全球化所引发的经济与文化错乱现象心生反感的表现。就是说自由民主主义中的"民主"部分(大众)正在揭竿而起,去报复"自由"部分(精英)。如果这样的趋势扩散到全球,我们注定将陷入一个怒发冲冠的民族主义无休止竞争的危机时代。
以上就是福山的观点。他的大多数论点都令人不得不点赞。不过下面的某些悲观主义情绪,笔者河东却不能完全苟同

1)贫富差距的加大始于里根时代,并且在克林顿治下后期引进的放松金融管制和金融危机的恢复过程中不断加剧。不过,如今的实际工资标准一直呈上升趋势,欧盟和德国也逐渐摆脱通缩状态。或许收入差距加大并不如想像般长期持续。

2)福山也曾盛赞的新保守主义,或所谓基于人道的积极介入主义,在布什时代和奥巴马时代确实相当耀眼。但是,不厌其烦地鼓吹民主主义或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号推动其他国家的"政权更迭",最终在乌克兰和埃及留下的只有一片狼藉。而新保守主义者们对普京和俄罗斯那超乎寻常的敌意,和试图将普京拉下马的无谓挣扎,反而进一步激发了普京出手反击,陷入加深对立的怪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试图避免与俄罗斯正面交火的特朗普可谓棋高一着。

3)当今风起云涌的AI革命可能会推动生产力实现飞跃性的发展。因为虽然人类正在被机器人抢占工作岗位,但这也意味着可以提供更优厚的社会保障,缩小贫富差距。比如芬兰和荷兰等国就正在试水提高低保补贴的"全民基本收入保障"(被称为Universal Basic Income)制度。
">

发表意见





引用

本路径的引用网页:
http://www.japan-world-trends.com/cgi-bin/mtja/mt-tb.cgi/3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