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趨勢 日本動向 - Japan and World Trends 本网页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同时使用日、英、中、俄语进行交流的网页。世界局势瞬息万变,世界各地人们的感受和心情也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化•••通过本网页,您将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各种信息,同时可以及时发表您的意见。
JapaneseEnglishRussian

日本日记


2011年12月 6日

日本的历史,政治,经济,社会的真相1 原外交官的视角

2011年11月的一个星期里,我在长春东北师范大学日本研究所,以研究日本历史、内政、外交、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不可忽视的问题为中心,进行了共计15小时的集中讲学。关于日本,苏联、美国等国家的专家们发表了很多研究报告。但是,在他们提出的见解中,有些脱离了日本实际。所以,一个研究人员必须具备能够判断一种见解是否符合日本实际的能力,为此就必须在日本生活几年。这次讲学,我是以没有在日本生活过的人为主要对象,尽可能给他们带来"在日本生活的实感"。

亲自调查 独立思考

关于我个人的经历,稍后我会详细说明,现在先谈谈我们高中学校的3个理念。其中之一就是"亲自调查 独立思考"。如果在互联网上检索一个关键词,囫囵吞枣地了解了上面写的说明,就认为自己理解了----这可不算是"亲自调查 独立思考"。

但我也并不是为了实行这一理念,做出了特别的努力。我只是单纯地出于自己的个性,总是努力想用自己的语言解释事物。不能用自己的语言说明事物,就是自己还没有真正地理解。
不过,"独立思考"不能成为独断专行、独守偏见,不能没有考虑问题的思路、方法。在我来说,就是要从纵、横、正、斜、以至反各个方向考虑问题。
例如,在考虑日中关系时,首先要回顾历史。这样可以更好地理解当前发生的问题的意义,就可以明白正在发生的问题的"意味"。这是"纵"的视角。

接着,就要在广阔的欧亚大陆的各种势力合纵连横的动向中分析日中关系。这是"横"的视角。就是说,不要只从日中关系的脉络来看日中关系。
接下来,还要改变一下分析的模式。例如,抽象地思考一下"国家"的话,欧亚大陆上的日本和中国具有什么意义呢?这种从独创的观点出发重新审视事物的视角,我把它命名为"斜"的视角。

最后是"反"视角。如果你是日本人的话,就把自己当作中国人,审视日中关系,这样就能够看到很多以往看不到的事物。
这仅仅是分析事物的方法论的一例而已。政治学或经济学等社会科学,是以混沌不清、无法预测的"人"建立的社会为分析对象的,因此,分析方法很难确定。以"人"为对象进行研究时,必须时常谦虚地认识到自己的观察及理论是有局限性的。

日本人也会自己不做调查,完全相信媒体或互联网上写的事情,断章取义,添油加醋,东拼西凑,制作一种弥天妄想,或者围绕词句的定义争论不休,这是极为无聊的。

日本生活实感

在今天听讲的人中,有几个人去过日本呢?首先,我想请大家通过照片获得一些"在日本生活的实感"。
RIMG0020.JPG这张照片是从东京都中心高层建筑上看到的皇宫的景色。

RIMG0022.JPG在这片树林中,有天皇履行公务的建筑物。天皇办公的地方一般称之为"宫殿",应该是一座壮丽的建筑物。但是,正像这张照片显示的那样,这里看不到什么壮丽的宫殿。江户时代(17世纪~19世纪中叶),这里曾经耸立着将军的城堡"天守阁",后来毁于一场火灾,自那以来再未重建。现在,只有一栋用于天皇办公的实用、简朴的两层楼。

日本天皇是国家的象征、是日本国民统一的象征(日本国宪法第一条),不参与政治。自古以来,日本几乎不存在独一无二的绝对权力。权力掌握在复数核心手中。这张照片就是一个象征,天皇就像是将复数权力核心吸引、聚拢在一起的真空。

而且,皇宫周围实际上就分布着几个权力核心。首先是"永田町"。这里有立法机构----国会、主要政党的总部,还有最高实权人物首相(话虽这么说,但其权力是相对的)执行公务的首相官邸。它的旁边是被称为"霞之关"的地带。那里有财务省、经济产业省、外务省、法务省、警察机构等主要官厅。几乎所有法案、预算案都是这里的人起草、制定的。在霞之关附近有一个被称为"三宅坂"的地区,日本最高法院就位于这里。隔着皇宫,三宅坂对面就是被称为"丸之内"、"大手町"的商务和媒体的中心区域,说来就像是东京中的纽约。过会儿我还会做系统说明。日本的权力就是这样由立法、行政、司法、经济、传媒等各界集团分担掌握的。

说到这里,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一点,那就是皇宫周边不存在"军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军队的总参谋部就设在皇宫的眼前。战败后,那里被划为国会用地的一部分,防卫省设在离开东京都中心10分钟车程的市之谷。

PP東京駅.ppt这张照片,照的是东京站里的情况。任何人只要有票,随时都可以通过检票口,因此,这里不需要大候车室。这张照片是夏天照的。我想,从人们的服装上,大家可以看出人们的生活水平没有很大差距。但是,日本也有流浪者,尽管在东京站里没有看到过。

东京有一处美国化的场所----原宿,就是照片PP原宿.ppt。年轻人常常在这里欢闹到深夜。很多人身穿自己设计、制作的奇装异服,在原宿展示,以找到自我的生存价值。他们大部分人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婚前同居、同性恋者结婚等等也并不罕见。为了看一看他们制作的奇装异服,世界各地的服装设计师们来到这里原宿的街上。这么说也有点夸张吧,不过,原宿的街上,外国人的确很多。他们走在街上,眼中露出惊奇的目光。

但是,大部分城里人还是在公司工作的"工薪阶层",他们一般从郊外到东京都中心区上班,坐电车要花一个小时以上。
ひばりヶ丘駅.mht这个照片照的是我住的郊外的车站夜景:"工薪阶层"、"办公室小姐"很晚的时候(夜晚11点),拖着疲惫的身躯,从都心返回。

自197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以来,东京郊外迅速地现代化了。我住的这个城市有人口20万,建有像照片PP西東京スポーツセンター.ppt那样宏伟的体育中心。

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花40日元到温水游泳池里游泳或使用其他体育设施。
PP西東京市役所.ppt
照片⑦是市政府的建筑物。由于很多市民都在东京都中心区工作,因此对当地市政不大关心。但是,收集垃圾由市政府管,办理申请护照等各种手续需要的"居民登记表",也是由市政府管,所以,居民们时常要去市政府。这座建筑物的一楼全部都是接待居民的窗口,服务亲切、快捷(但养老金相关手续、失业救济等另当别论,由于缺少有关官员,要等很长时间)。尽管如此,在这种地方工作的地方公务员还是常常遭到批评,人们说他们"工作轻松,可拿的工资比中央政府公务员高多了"。

市政府旁边是照片⑧,文化会馆。PPこもれびホール.ppt
在一个人口30万的城市里,建有一座可容纳1500人的文化会馆,时常在这里举办音乐会或放电影。市内有小型公交车巡回,市政府是终点站。因此,对于老年人来说,这座文化会馆是非常方便的,老人们无需到很远的东京都中心去,就可以享受到各种娱乐活动。市财政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地方税(金额与上缴中央政府的所得税基本相同)以及固定资产税(房产等税金),年预算额大约为550亿日元。

我记得这座文化馆是日本经济发展到高峰的1980年代修建的。每当政府兴建大型建筑时,总是会涉及到政治。因为向建筑公司预订建设大型建筑时,会为市长或市议会议员在下次选举中争取到选票。不过,兴建文化会馆时,必须雇用在那里工作的职员;邀请交响乐队演出时,报酬也不能少。因此,兴建这种大型建筑后,运作经费都将成为市财政的沉重负担。这"埋单"的,最后还是我们市民。所以,对于这种文化会馆的兴建,并不是大家一致赞成的。

市内修建新公路时,由市政府组织的委员会选定公路用地。这个委员会的成员中,很多都是当地有实力的农户(其他成年男子白天都在东京都中心上班,不在当地)。据说,他们让有关部门在自家私有地产附近修建公路,以此来提高他们的地价。

照片⑨是当地铁路车站。PPひばりヶ丘駅舎.ppt
我小时候,1960年代,这个车站是一座简陋的木结构建筑。这是从东京都中心呈放射线状向郊外延伸的许多条郊区轻轨列车中的一条,建成通车时就是民营的。这种民营铁路公司东京有很多。他们还在战前就从政府部门获得了郊区铁路修建许可,买下了铁路沿线广阔的土地,并在这里开发、建设住宅,高价出售,赚取利润,扩大经营规模。住在这些住宅里的中产阶级,当然还要利用这里的铁路去上班,因此又成了开发商的乘客。

照片⑩照的是车站的一群幼儿园的孩子们。PP駅前の保育園児.ppt
现在,东京等大城市缺少幼儿园,有些孩子进不了幼儿园。于是出现了一种窘境:孩子进不了幼儿园,母亲就不能去工作;为了找到工作,必须先找到幼儿园。厚生劳动省预测到儿童的数量会增加,似乎都确保了增建幼儿园的预算。但是,2009年掌握了政权的民主党,为了争取人心,制定了"育儿补助(为有孩子的所有家庭发放补助费)"制度,增建幼儿园的预算好像被挪用到这方面了。他们想,与其仅仅让几百个家庭高高兴兴送孩子进幼儿园,不如为全国数百万家庭普遍发放补助费来得更有影响效果。但是,这样做的政治家可能认为"女人(只要)在家照看孩子就行了"吧。


发表意见





引用

本路径的引用网页:
http://www.japan-world-trends.com/cgi-bin/mtja/mt-tb.cgi/1950

下述内容参照以上记载

娱乐城
世界趨勢 日本動向 - Japan and World Trends: 日本的历史,政治,经济,社会的真相1 原外交官的视角
» 娱乐城

娱乐城
世界趨勢 日本動向 - Japan and World Trends: 日本的历史,政治,经济,社会的真相1 原外交官的视角
» 娱乐城